精选料一尾中特平
天域小說網 > 穿越小說 > 陛下實在太強硬了 > 第五十八章 天下風云變色,六國余孽盡出
    項羽提著殷通血淋淋的人頭,然后從殷通的無頭之身取出郡守大印,眾目睽睽之下,若無其事的交給了自己的叔父項梁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門外的甲士聽到了大堂之中的動靜,見郡守大人被殺,他們無不將目光盯向了項梁與項羽。

    “大膽,殷通已死,郡守大印在此,吾當為會稽郡守。”

    項梁一手提著殷通的腦袋,一手執郡守大印,對著門外甲士大吼道。

    “大膽賊子,竟敢謀劃郡守,殺……”

    領頭的那名二五百主當即下令,手持利劍,率先沖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殺啊!”

    上千甲士將大門團團圍住,只不過入口有限,他們一次只能進入幾人。

    項羽見狀立刻一個箭步躥了上去,直接攔住了大門。

    一劍揮出,闖進來的幾人,便被巨力砸飛出去。

    強大的沖擊力,沖垮了身后密密麻麻的甲士。

    “項籍在此,嫣敢過來送死?”

    項羽站在門檻處,對著密密麻麻的上千甲士,絲毫不懼,大聲一吼道。

    宛如雷霆,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。

    上千人皆被項羽之氣勢所震懾,一個個籌措不前。

    那名二五百主勃然大怒,呵斥道:“敢有臨陣退縮者死,他再厲害,也就一個人,殺了他賞百金。”

    自古人為財死鳥為食亡,巨大的利益面前,本來有畏懼之心的眾人,皆如打了雞血一般。

    紛紛怒吼,朝著項羽再次沖去。

    “哈!哈!哈!”

    項羽依然無懼,仿佛生來便不知什么叫害怕,大笑三聲,提著長劍,直接沖了出去。

    好似虎入羊群,每一劍揮出,觸之非死即傷。

    前后不過片刻,項羽四周已經堆滿了尸體,不遠處還有許多飛出去,口吐鮮血,哀嚎不已的甲士。

    看著已經被自己嚇破膽的眾甲士,項羽豪情萬千道:“爾等一群凡夫俗子,安敢與吾一戰乎?”

    短短片刻交手,就有一百多號兄弟死在了這廝手上,傷者更是不知幾何?

    這家伙還是人嗎?

    他是戰神嗎?

    其余完好無損的數百人,隨著項羽步步緊逼,他們則是一退再退,根本再無半點斗志。

    “混賬,殺啊!”

    “全都給老子上,違令者死。”

    這名二五百主氣瘋了,但是內心更多的是恐懼,他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可是無論他如何鞭打手下的將兵,根本無法制止眾人后退。

    他索性丟棄了鞭子,直接拔出配劍,剛想殺幾個貪生怕死之徒,以震懾軍心。

    可還沒等他下手,就感覺眼前寒光一閃,自己的意識漸漸模糊,身體一軟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項羽知道擒賊先擒王的道理,就在這名二五百主啰里啰嗦時,他幾個快步,沖了過來。

    一劍便將這廝斬于劍下,然后腳踩著這名二五百主的尸首,對著眾人喝道:“降者不死。”

    鐺鐺鐺……

    六七百人,不約而同的丟下了手中的兵器,全都跪了下去,低著頭,不敢看項羽。

    “好,羽兒之勇,千古無雙也。”

    站在門口緊張注視局勢的項梁,捋了捋胡須,欣慰無比的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項將軍后繼有人,楚國之幸,天下之幸也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項兄,賀喜項兄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項兄,應該是郡守大人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對,對,對,郡守大人率領我等反秦復楚,功載千秋啊!”

    “有項籍將軍之勇,暴秦何足道哉?”

    一時間那些原本靜觀其變的貴族們,紛紛倒戈,投入項梁旗下。

    他們本來還一臉懵逼,不知為何項梁要除去郡守殷通,心中對項梁誹謗不已。

    但見證了項羽無雙神勇,頓時紛紛改變了心中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正所謂,大樹底下好乘涼啊!

    “好,今日在此我項梁與諸君歃血為盟,號召天下義士共誅暴秦。楚人只為復國,絕不染指其它諸國之土,若違此誓,天誅地滅。”

    項梁義薄云天道。

    經過數日不斷的商談,最終項梁在謀士范增的提議下,推舉熊心為大楚懷王,號召楚國臣民揭竿而起,共逐暴秦。

    很快消息傳遍九州大地,舉世皆驚。

    由于大秦各地駐軍十有八九皆前往咸陽勤王,趁著各地城池空虛,各地貴族在泗水血案的刺激下。

    又有楚國項梁在先舉事,原本準備靜觀其變的六國舊辟們,紛紛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魏貴族魏豹聯合原魏國貴族,響應反秦舉事,連下,東郡,河內數郡,聲勢浩大,自封魏王豹。

    趙歇,為趙國趙氏族長,于邯鄲舉事,據上黨,納太原,收恒山而定巨鹿,自封趙王歇。

    韓成,在謀士張良輔佐之下,起于潁川,發于碭郡,始于泗水,自封韓王成。

    田假,末代齊襄王之子,于齊郡臨淄舉事,相繼收復濟北郡,膠東郡,瑯邪郡,薛郡,自封齊王假。

    楚懷王熊心以項梁為大將軍,項羽為先鋒,破鄣郡,過廬江,制恒山,越九江,劃東郡而而望蒼梧。

    除了燕地毫無動靜之外,六國舊辟皆紛紛舉事,一時間風頭無兩,大有氣吞山河卷土重來之象。

    其中以楚國勢力最強,短短半月之內,以轄兵精兵數萬,于蒼梧受阻。

    各地反軍進軍神速,皆仰仗于各地官吏紛紛獻城以投降,加入反秦大業,共襄盛舉。

    次月,韓王成,欲下南陽,為張良所勸阻。

    百萬秦軍仍在咸陽,裹足不前,局勢未明,各地反軍皆固守其地,不敢再有所異動。

    天下風云驟于安靜下來,所有目光皆匯聚于關中咸陽。

    一旦關中有變,百萬亂軍倒戈,攻破咸陽,便是天下風云再起之日。

    此時的咸陽廟堂也早已吵成一鍋亂粥,新君登基之日,一拖再拖,天下局勢驟變。

    今日四大顧命輔臣,率領文武百官,齊聚甘泉宮外,奏請太后,讓儲君繼承大統,登臨帝位,以安天下人心。

    一個月來,朝廷下發公文于北疆軍團,發出不下上百道調令,可卻一如既往的石沉大海,別說大軍勤王,就連一兵一卒都未見到。

    被百萬大軍圍了整整一個月,他們這些朝廷大員早已心力交瘁,日夜擔憂受怕。

    后南疆蒙氏謀反,劃百越之地以稱王,更是讓他們如履薄冰,心思各異。

    大秦帝國真的要這樣完了?

    天下風云變色,六國余孽盡出……

    不少心有異軌者,偷偷摸摸派出心腹前往城外,聯絡叛軍將軍,希望能夠另謀生路。

    唯有王翦老將軍自北疆大軍,始終不發一兵一卒,據雄關而望天下局勢變幻,巍然不動。

    王翦便不再臨朝,整日于府中以淚洗面,破口大罵逆子不忠不孝,甚至更要披甲上陣,欲要北上親自手刃逆子。

    若非太后攜儲君駕臨國公府,攔下好言相勸,這位年近八十的老將軍便要以羸弱殘軀北上,親自質問北疆統帥王賁,為何抗令不遵。

    已經在甘泉宮跪了一天一夜的王宮大臣們,只感覺頭昏眼花,雙腿都失去了知覺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甘泉宮緊閉的大門緩緩打開了,所有人頓時精神一震,紛紛舉目望去……
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精选料一尾中特平
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股票融资公司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湖南黄金 期货配资列入刑法 股票入门书籍 002039股票 如何购买股票指数基金 钱掌柜配资 诚飞财富配资 我国的股票指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