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料一尾中特平
天域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神獸召喚系統 > 第二卷:千里逃亡路 第七十八章:思緒雜亂,內心自責
    不明所以的程亮被朱雀領到了一邊,頗有些唯唯諾諾的感覺。

    程亮不僅打心底里不想在神獸面前擺所謂主人的架子,更不希望已然幫不上太多忙的自己,讓它們擔憂的太多。

    所以如果朱雀它們有什么意見,他一定會用心去聽的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暫時也就只有朱雀有提意見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在林間行了一段路后,朱雀轉過身,臉色凝重地看著程亮,讓后者也難免認真了起來。

    朱雀沉聲說道:“主人,有一件事我思索良久,雖然一時不知該如何說起,但還是希望和主人您溝通一下。”

    程亮負手在后點點頭,“你說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一戰中,我覺得主人有一事,做得非常不妥。”

    如此一說程亮大致也猜到了:“你說的是我沖上去幫忙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朱雀的聲音越發嚴厲,“主人或許日后的實力能變的非常強大,但現在的實力暫時有限,像昨日一樣,將自身陷入無人可以幫助的險境,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。

    昨天的戰斗中,如果不是那妖族武者急于保護妖獸撤離,主人在那團黑霧中可以說是十死無生。”

    程亮聽著朱雀近乎責備的話語,不好意思地笑著撓了撓頭,“昨天我急于幫封追他們殺死那頭妖獸,的確有些著急了,你放心,我以后一定會更加嚴謹地判斷局勢,不會冒然出擊的。”

    但朱雀還是搖了搖頭,“主人,我的意見是,無論發生什么,主人都不要出手。”

    程亮一愣,“這......但正如封追說的,我至少有一擊的殺傷力還是有的,就像前兩次,我不是也幫了一點忙嗎。”

    朱雀卻沒有絲毫的退讓,“主人,你要清楚,現如今無論是對于我們幾個神獸,還是封追他們,您的性命安全都是最重要的,或許你出手能幫助到我們,但如果是以你的性命為賭注,那風險實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主人,你死了,不僅封追他們前功盡棄,我們幾個神獸也注定會在這世上消散,這種事情,我們賭不起。”

    程亮難辦的沉默了。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,朱雀說的很有道理,挑不出一點毛病。

    但讓程亮無論如何都只能在后面看著嗎?

    他覺得這種感覺很不好。

    程亮不再嬉笑,正聲說道:“那如果你們陷入到了危險中呢?”

    朱雀顯然對這個問題早有準備,直接答道:“那還請主人果然舍棄我們,向遠離危險的方向逃命,莫不要將自己也搭進去。”

    唉,程亮內心一聲嘆息。

    但是看到朱雀執著的神情,程亮知道在這個問題上,她顯然是不會讓步的。

    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,“朱雀,你知道我的,有些時候不一定那么的理智,會為了感情因素,去做一些看起來略顯沖動的決定,說實話,如果你們陷入了絕境,然后讓我一個頭灰溜溜地逃跑,我很難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......”

    程亮揮手打斷了朱雀,“你聽我說完,我知道你的話很有道理,我只是希望你知道,你主人我不想要當一個只能受人保護,躲在后面看著你們苦戰和受傷的旁觀者。

    這個問題,我們日后還可以好生商議,但我可以向你保證,不到萬不得已,我肯定不會再冒然出擊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程亮走上前,拍了拍朱雀的肩膀,誠摯地說道:“對不起,昨天害你擔心了。”

    朱雀抬起頭,耀眼的雙眸怔怔地看著道歉的程亮,她愣了愣神,似乎沒想到最后會讓程亮向自己道歉。

    她幾度想要開口,卻又欲言又止,最后只是低著頭,說道:“我......我不是想要主人道歉,主人也不必向我道歉,我只是......”

    程亮哈哈一笑,擺手說道:“我知道你是為了我考慮啦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以后會更加慎重的,走吧,不要讓他們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程亮說罷轉身離去,行了一會兒,扭過頭卻發現朱雀還愣在原地,不知道再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回過頭笑著說道:“怎么了?還有什么要和我說的嗎?”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朱雀撇過了頭,仿佛刻意沒去看程亮。

    “你想見紫聽云嗎?”

    程亮的表情瞬間凝固了。

    這個問題如一擊重錘將他敲暈當場。

    他感覺自己的大腦一時打結,有點沒轉過彎,“為什么突然問我這個?”

    “昨天我見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程亮眉頭一皺,再度走到了朱雀身前,面露憂色,“你們打架了?受傷了沒有?”

    程亮高大的身影再度貼近朱雀的身前,臉上那真切地關心清晰地照映在朱雀的眼中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睛,遲遲沒有回話。

    仿佛現在在她眼前的,是令她久久難以忘懷的美景。

    程亮關切的聲音再度響起,“你哪里受傷了?要不要緊?”

    被驚醒地朱雀搖了搖頭,“主人放心,易掌柜已經提前攔住了她。”

    攔住?

    程亮心底一沉,“這么說,她是來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,她是來殺主人的。”

    程亮臉色一暗,“這樣啊,她還是追來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她讓我告訴主人,她還會來找主人的。”

    程亮一時間心中無味雜陳,黯然點頭,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放走自己只是暫時的,反目成仇已成定局了嗎。

    是啊,當初把自己抓進監獄時,這不就已經注定了嗎,自己又在嘆息什么呢。

    看著臉色穆然黯淡的程亮,朱雀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她的本意,是想提醒程亮,紫聽云已經堅定地要與我們為敵,主人在日后的戰斗中且不能因為舊時情義而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但不知怎么的,看到程亮現在的樣子,她的內心好似莫名地觸動了一下,收回了嘴邊的話語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這種感覺是什么,但一向理智的她忽然覺得,程亮現在一定不想聽她說這些話。

    她下意識地伸出了手,卻懸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她發現,她不知道自己此時此刻應該做些什么,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相對而立的兩人,氣氛陷入寂靜的沉默。

    一個思緒雜亂,一個有些自責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在那之后,自閩山脫險的眾人終于有了一段相比之前,還算輕松的時光。

    程亮自那天之后,雖然偶爾會有那么一瞬間的愣神,但馬上就會回到平時那副嬉笑的表情,仿佛無事發生。

    因為不著急趕路,程亮便沿路修煉武技,這一回,有封追和江寄柔在一邊教導,讓他受益良多,比起自己瞎琢磨,可謂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同時他的武技也讓封追嘖嘖稱奇,既然與自己所召喚的神獸息息相關,程亮現在能夠像朱雀一樣釋放微弱的火焰,像三三一樣隔空吸氣重量較輕的石子。

    在遠呂智被召出來以后,召喚書上又多了許多與水相關的武技,讓程亮感覺自己這個路子委實是五花八門,修煉到后期哪像個武者。

    簡直就一大魔法師。

    “來朱雀,我們繼續!”

    學習的重要途徑,自然就是實踐,尤其是沒有功法,也不需要對煉氣進行提純的程亮,所有的時間,便是用來反復琢磨武技。

    而最好的方法莫過于有一個活靶子給程亮練習。

    封追這兩日需要照顧江寄柔,雖然后者一直說自己沒事,但封追還是執意陪同左右,時不時地將自己體內的精純煉氣導入江寄柔的體內,為她疏通剛剛晉升的骨髓脈絡。

    小姑娘嘴上說著不要,暗地里沒少偷笑。

    本來這個人選除了身材過小的三三,便應該是皮糙肉厚的遠呂智。

    但這哥們表達能力有限,程亮拳拳招呼上去,他只會說,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還好。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感覺......”

    他身體沒感覺,程亮脆弱的內心光感覺受傷了......
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精选料一尾中特平
腾讯欢乐捕鱼大战攻略 购买重庆百变王牌官网 彩票大奖得主捐赠 一定牛彩票安全下载 女孩子去澳洲做什么赚钱 2019股票推荐排名 青海十一选五下期预测号码是多少 nba篮彩分享 体彩p3 cba联赛的注册名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