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料一尾中特平
天域小說網 > 科幻小說 > 遮天紀元 > 第四百七十五章 浩一
    “鏗鏗鏗!”

    三名神話公會70級狂戰士的戰斧幾乎一起落在我的劍刃之上,秦王劍被震得幾乎脫手而飛,我的氣血也接近見底,整個人跌飛了出去,順著荒沙滑曳出很遠,一群神話的人馬上眼中滿是濃郁的殺意:“逍遙自在快跪了,宰掉他,不能再讓這個人繼續活下去了!”

    身后,寒風一凜,我后退的肩膀被一雙溫熱的小手扶住,流霜柔柔的說道:“辛苦你了,接下來的事情,交給我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,流霜飄然躍向前去,輕輕落在滿是血泊的荒沙之中,張開左手,五指雪白,微微顫抖,一道道冰華在指間縈繞飛舞著,下一刻,她輕喝一聲:“冰極!”

    空中飄零無數雪花,這些寒霜能夠對玩家形成一定的傷害,并且,地面上連續突刺而出無數冰錐,殺傷力不甚強,但殺神話的人已經足夠了,一瞬間,至少近百人被流霜一招殺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妙,這npc小妞好膩害,而且胸大!”

    神話執旗尉小斯文提著長槍,道:“兄弟們,撤退,這個npc還有再戰之力,我們不能從這里攻破他們了,不然我們的人非得全部掛掉不可!”

    一群神話的玩家潮水般褪去,方歌闕所率領的人則在砍殺不少npc之后,被八荒城的弓箭手團隊給射殺了不少人,只能怏怏而去,方歌闕低估了八荒城npc的反擊力量,一擊撲殺的計劃也就只能擱淺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嘎嘎……”

    兵臨城下副盟主,斷劍重生擎劍站在廢墟之中,看著一地的尸體,心疼得無以復加,道:“居然會打到這種地步,就連云煙盟主都被殺掉了,神話行會也太逆天了!”

    我緊握拳頭,對身后的雪域千陽說:“唐雪,點算一下,我們斬龍還剩下多少人吧?”

    雪域千陽抽了抽小鼻子,說:“不用點算了,還有37人,包括我和我、傾淺在內……這一戰,我們的主力幾乎全部都掛光了……”

    月傾淺握著匕首,嗚嗚一聲:“逍遙哥哥,這場城戰,我們是要輸啦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著遠方的神話公會,搖頭道:“不一定的,不要輕易放棄,我們再等等,或許還有別的機會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月傾淺眼睛紅紅的,說:“八荒城,好多行會的人都直接下線了,他們放棄了這場城戰,覺得再也沒有機會取勝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吁了口氣:“反正,斬龍的所有人必須跟我戰到最后一刻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月傾淺、雪域千陽兩個mm一起點頭。

    血色契約的副盟主,避雨客走了過來:“逍遙盟主,現在我們三個行會一共也就剩下500人左右,由你來指揮吧,我們這500人在這場城戰里的命運,就交給你來把握了。”

    我點點頭:“知道了,現在按兵不動,我們等待合適的機會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空中,火犁雙臂擎著烈焰,正在轟殺幾個飛行在空中的戰鷹騎士,這些戰鷹是自小就訓練的,體格龐大,足夠承載一個全身鎧甲的戰將,而且飛行速度很快,形成的空中攻擊力也極高,每一個戰鷹騎士幾乎都是用金幣堆積起來,非常昂貴。

    可惜,在火犁這種次神力量的面前,戰鷹騎士就顯得異常渺小了,幾乎瞬間就被撕碎,烈焰灼燒下,戰鷹的羽毛瞬間化為灰燼,轉瞬墜落,慘叫聲連連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這樣下去吧……”羅雷咬牙切齒:“再打下去,我們八荒城這點老底恐怕就要真的被火犁一個人全部殺掉了,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羅林擎劍道:“父親,或許還有最后一個辦法可以制衡火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辦法?”羅雷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羅林看向空中,道:“在寒荒龍城的深層地下,我挖掘出了一些秘技,甚至有些是上古的武訣,其中就有記載一種配合多人之力,以生命為代價來換取超強攻擊力量的武訣,叫做‘同心訣’,幾乎所有龍城的戰士都修煉過,或許可以憑借這一招來讓火犁神魂俱滅!”

    流霜訝然:“可是大人,同心訣從來沒有被使用過,并且……這是以消耗生命為代價的啊!”

    羅林微微一笑,走上前拍拍流霜的肩膀:“你不用擔憂,我知道,女孩都會擔心自己的容顏受到時光的刻畫,所以,同心訣由我來發動,我會帶領龍城的100名戰將一起發動同心訣,流霜你好好的恢復力量,同心訣一過,我和100戰將都會短時間內成為廢人,接下來,八荒城就靠你來保護了……”

    流霜咬著銀牙:“不,大人我要隨你一起發動同心訣,你也知道,你需要我的力量!”

    羅林搖頭:“不,我需要你活下去,聽我號令吧,這是龍城之王的命令!”

    流霜心有不忍,咬著紅唇:“是……屬下聽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羅林邁步走上前,提著戰刃,低聲喝道:“龍城諸將何在?”

    身后,一群龍城戰士紛紛出列,眾人默念口訣,一道道血色氣旋縈繞身周,漸漸匯聚向了羅林的身上,看來,這果然是類似于力量集中的一種法術,把眾人之力匯聚到羅林身上,以獲得更加強橫的爆發力,當然,以生命為代價,這實在是有些嚇人。

    短短不到十分鐘,羅林身后的100龍城戰將仿佛都被抽空了生命能量一樣,頹然后退數步,紛紛跌倒在地,八荒城一群士卒急忙去扶住,而羅林則一身血色光芒,變得神采奕奕起來,之前的傷勢也幾乎完全痊愈,手中劍刃微微一顫抖,看著空中的火力,嘴角揚起:“來吧,我們的第二戰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原地氣流回旋,羅林已然沖天而起,長劍一橫,對著火犁就轟出了凌厲的一擊,火犁早就感知到能量的變化,揚起手臂來格擋,金色烈焰形成了護甲,正是他的次神力量護盾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空中形成了一道沖擊波,狂風席卷大地,一劍之下,火犁的手臂居然被砍得血肉模糊,次神力量被破掉了!

    “該死!”

    火犁后退數步,猛然揚起手掌就是一次龍爪攻擊!

    羅林一劍揮散,屈身向前,戰靴自下而上的爆踢,“嘭”一聲,火犁的下巴差點就被踢飛了,鮮血迸濺,慘不忍睹,羅林順勢又是一劍!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火犁的左手臂居然齊齊的被切斷了,鮮血橫流,不過讓人詫異的是,切口的肌肉在瘋狂蠕動著,“刷”一下就重生出了一條新的手臂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羅林訝然,冷笑道:“居然有如此強的生命力,但是火犁,你的力量在不斷的下降,而我的力量卻在不斷提升啊!”

    火犁慘然笑著,卻不說話,雙拳一握,迅速提升力量,次神之力貫注全身,飛快的凝聚出一層新的次神護盾,全身都包裹在火焰鎧甲之中,狂笑道:“來啊,羅雷之子,讓我看看你這位龍城之王到底有多大的本事,來吧,與我一戰吧!”

    羅林臉色一寒,重重一劍穿透了火犁的腹部,抬腳又是一次飛踹,緊跟上前,雙拳交錯“嘭嘭嘭”連續數次轟砸,火犁已然全身都是血了,被羅林揍得毫無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大地之上,幾乎所有人都在仰望著這場幾乎等于神之間的戰爭。

    “咕咚……”

    我咽了咽唾沫:“看來,羅林這是要勝的樣子……”

    流霜卻咬著銀牙: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看向她。

    流霜的臉上滿是擔憂:“羅林王的力量雖然很強,但卻不是他自己的,這些力量會大量的損耗,很快就恢復到他本來的實力,但是火犁卻依靠次神之力凝聚護甲來充當肉盾,不斷的消耗羅林王的實力,這么一來,真正吃虧的羅林王啊……必須短時間內殺掉火犁,否則羅林王的處境堪憂!”

    說著,流霜急了,低頭四處尋找,猛然一張手,廢墟之中一張長弓隔空飛到了流霜的手里,正是紫星軍團統帥紫星陣亡之后留下來的武器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流霜拉開長弓,力量凝聚為一道箭矢,猛然破空而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箭射擊在火犁的后背上,但是卻收效甚微,反倒是流霜損耗了不少力量,臉色越發的蒼白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要勉強了……”我說。

    流霜咬著紅唇:“我……我真沒有用,在這種時候居然幫不了他,我……我好沒用……”

    我:“不要擔心,或許沒有想象的那么糟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正在這時,旁邊的一個龍城戰將目光一瞥我,惱怒道:“小子,你除了安慰流霜大人,你還能幫上什么忙?閉嘴吧,這里沒有你說話的地方!”

    我看向他,龍騎副隊長扎克,與蘇克同一職位,似乎也是羅林的親信。

    “扎克,你給我閉嘴!”

    流霜美目中帶著寒意:“整個寒荒龍城,誰敢動他分毫,我流霜一定要誰死無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扎克面色一凜,也就沒有再說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空中,大戰正烈,驟然間形勢急轉,火犁抬起手臂猛然抓住了羅林的長劍,手肘下壓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聲巨響,羅林從上風直接變成了下風,轟然墜落在地,倒在一片血泊之中,身體痙攣,幾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,龍城之王,在次神力量下慘淡到了這種地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犁則狂笑著,身體身體的皮膚片片剝落,怒喝道:“我要殺光你們所有人,一定要殺光!”

    頭顱變得愈發猙獰,緊接著,火犁的身軀迅速膨脹,一道道帶著鱗片的皮膚突破了原本的人類皮膚,空中烈焰暴漲,當烈焰散盡的時候,赫然是一頭噴火的巨龍在空中招展著雙翼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流霜連退數步,臉上滿是痛苦的神色:“火犁他……他居然是魔龍,天啊,我們一直在與一頭神圣級的巨龍戰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八荒城公主安吉拉重新換上了一套甲胄,扶著受傷的左臂走上前,道:“魔龍的實力太過于恐怖,這么打下去的話,八荒城真的會被殺光最后的一兵一卒,父王,您倒是說句話啊,不能這樣的看著我們的士兵去送死啊!”

    羅雷緊握著長劍,咬牙切齒道:“來人,保護羅林和龍城的戰將們撤退,我們去紫楓要塞,進入城池,依據城墻上的守城器械來攻擊魔龍,哼,任是火犁再強,他畢竟受了如此多的傷,就算是高等龍族,也有要死的時候!”

    眾人齊齊點頭,流霜則拖著疲倦的身軀,伸手一推我的胸甲,說:“你也跟著大家一起撤退進入紫楓要塞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看城外,八荒城玩家所剩無幾了,便點點頭:“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遠處,噬靈騎兵在沖擊著九黎城的陣線,而八荒城的其余兵力迅速向西方挺進,魚貫進入城池,一群重甲士兵齊齊的登上了城墻,撥動城墻上投射弩箭的機簧,還有大量的火焰投石車,齊刷刷的對準了遠方的魔龍。

    魔龍火犁傲然翱翔在空中,一口龍息,大量噬靈騎兵被焚燒成了灰燼,足足的殺光了所有噬靈騎兵之后,這魔龍才招展著翅膀,一雙赤紅色的眸子看著城墻上,龍口張合,聲音震撼大地,以龍語嘲諷笑道:“羅雷,八荒城就只有這點本事了嗎?你們居然委身于骯臟的野蠻人城池內,想要做最后的困獸之搏嗎?我若是你們,就會引頸就戮,這樣也會少受許多痛苦!”

    羅雷公爵親自提劍站在城墻邊緣,怒喝道:“火犁,有種就來,說那么多干什么!?”

    “是嗎?!”

    火犁哈哈大笑,巨大的肉翼猛然一晃便俯沖了下來,前爪張開,直奔羅雷公爵,顯然是想一次爪擊就把羅雷公爵撕碎。

    “瞄準龍翼!”

    羅雷公爵目光一寒,擎劍猛然向后縱躍,順著城磚滾出了很遠,“嘭”一聲,火犁的爪擊將城墻摧毀了數米,而大量的火焰投石、巨大弩箭也呼嘯上天,“啪啪啪”的轟擊在火犁的身軀之上,雖然不能致死,但確實是讓這頭魔龍的傷勢加重了。

    “洪!”

    空中,火犁身體一擊而空,飛速回旋,肉翼煽動著烈焰,猛然一張口就是一口龍息噴吐在城墻上,十幾架弩箭紛紛成了灰燼,但是一回頭,馬上就被一堆巨石“轟轟轟”的砸在腦門上,紫楓要塞南門的野蠻人已經被殺光,他們遺留下來的守城器械確實是幫了大忙了。。

    流霜提著斬華劍,靜靜的站在城墻的一角,忽然美目一寒,直指魔龍的右邊眼睛,大聲道:“所有龍域戰士,騎槍投射,瞄準魔龍的右眼,讓他變成一個瞎子!”

    話音一落,“刷刷刷”的無數騎槍投射了出去,魔龍正在疲于應付密集的投石,哪兒會想到這一側也有攻擊,頓時無數騎槍“噗噗”的刺入了龍眼之中,火紅色鮮血迸濺,那巨大的眼珠子瞬間被刺成了刺猬,火犁慘嚎著,一只眼睛就已經這么廢了。


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精选料一尾中特平
000046股票行情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考试题答案 凤凰配资 新加坡股票指数 产业基金配资 联盈策略 股票融资合同 9月14日上证指数 全球股票指数东方财富网 5000元怎么理财挣得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