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料一尾中特平
天域小說網 > 修真小說 > 氪金成仙 > 第489章 強不強無所謂,帥不帥是關鍵
    純狐月掃了學生們一眼,點了蘇木,姜小白還有許琳:“你們跟著一起去,其余人留在這里,看好這些俘虜,并做好警戒防御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學生們齊齊應道。

    還有人笑著說:“純狐老師,你放心,警戒防御的事情交給我們,絕對沒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見不少人都是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,蘇木忍不住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看來剛才行動太過順利,讓不少人沒有了緊張感,甚至還有些自信過頭。

    這樣顯然不行,會出問題。

    蘇木急忙提醒:“行動還沒結束,大家不可松懈。這些人是被我們的突然襲擊,打了個措手不及,才給俘虜到的。如果我們掉以輕心,防備不足,豈不是要步他們的后塵?”

    他通過水花占卜術看到的畫面還沒有出現,如果不是那段未來遭到了改動,就是尚未發生。不管是哪個原因,都必須要小心謹慎。

    而且無論是他自己,還是緋鯉和精衛的占卜,都說了這次行動是有危險的。可到目前為止的經歷,都不算太危險,所以后面肯定還有事情發生,大意不得。

    師兄師姐們聽了蘇木的話,都覺得是這個道理,收起了心中的驕傲自滿,根據各自所長,進行任務劃分。

    一部分擅長幻術、偽裝與潛藏的師兄師姐,立刻出去,散布在四周,形成了一個個的暗哨。

    而擅長機關陷阱和符陣的同學,紛紛忙碌了起來,在這幾棟樓的內外,布下陷阱。

    一些還醒著的生命學派成員,看著一個個機關陷阱成型,然后被巧妙地隱藏起來,不見了蹤影,全都生出了一種毛骨悚然感,冷汗止不住的往外冒,瞬間就將衣衫濕透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懂行的人,哪里會看不出來這些機關陷阱的厲害?它們不僅強力,還十分陰險,環環相扣,讓人躲得過一個,躲不過兩個、三個……只要來了,就得遭遇!

    生命學派成員忍不住在心中想著:“聽這些人相互間的稱呼,應該是某個修真大學的師生……現在的大學教育,已經這么可怕了嗎?我們當初怎么沒有學過這些科目?”

    而蘇木看到師兄師姐們重新謹慎了起來,欣慰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純狐月也很滿意,看了他一眼道:“把我要說的話都搶了,你可以呀。”

    蘇木笑著說:“這只能說,我和師叔你英雄所見略同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說你胖你還喘上了。”純狐月啞然失笑,接著便吩咐林劍娥帶路。

    除了蘇木、姜小白和許琳,還有一個老師也跟著來了。

    幾個人下到負一層,在林劍娥的帶領下,來到了材料庫外。

    幾個學生正守在這里,嚴陣以待。

    看到一旁的墻壁上,那密密麻麻的劍洞與血跡,就連純狐月,也被驚到了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你們這是把人刺的千瘡百孔了啊,沒有掛掉,算他們命大。”

    “真厲害,不愧是劍修。”涂山冪冪看著墻壁上面的劍洞,一臉的欽佩與羨慕。

    蘇木卻不以為意,說道:“你把鼎食的刀法練好了,一樣能夠辦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一樣嘛!”涂山冪冪不滿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一樣了?甚至還能夠做的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右手菜刀左手鍋,就算再厲害,也沒有劍修持劍來的帥啊!”

    涂山冪冪一臉認真的說:“強不強,只是暫時的。帥不帥,才是一輩子的!”

    蘇木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說的好有道理,我竟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等回去后,我一定要加大你的訓練量,免得你還有精神去胡思亂想。

    林劍娥向純狐月匯報著情況:

    “我們在發現這個材料庫,懷疑里面存放有神性物品后,就對它進行了調查,發現它里面有安保符陣系統,不知道密碼的話,是無法打開它的。我們試著審訊看守這里的三個生命學派成員,但他們嘴巴硬的很,什么都不說。”

    純狐月對此,一點兒也不覺得奇怪。

    “能夠被生命學派調來看守材料庫和神性物品的人,都是生命學派的死忠,沒那么容易開口的。”

    她四下打量了一番,摸了摸門和墻壁,又送了一縷靈力進去查看情況。

    片刻后,檢查完畢的她,拍了拍手上的灰。

    “這個材料庫,不僅有安保符陣系統,修建用的材料也不簡單,很難從外面強行攻破進去。里面很可能還設置了機關,就算能夠強行破開它的大門或者墻壁,機關也會馬上啟動,連闖入者帶里面的東西,一齊毀掉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還是得想辦法,撬開那三個看守的嘴巴?”

    “我去把他們拎過來。”

    許琳和守在這里的幾個同學,你一言我一語的說。

    林劍娥沒有開口,怕自己一不小心又立下flag,壞了事。

    姜小白也沒有參與討論。

    因為她發現,純狐月說這番話時的表情,顯得很輕松,并不著急,說明是有解決的辦法。

    果然,純狐月很快又說:“先不著急審問那三個看守。袁老師,麻煩你來試試,看能不能黑進這個材料庫里的符陣系統,取的相關權限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來試試。”

    跟著一塊兒來的老師應道。

    蘇木是認識這個袁老師的,他是符陣專業的老師,主要講授的,是符文代碼的高級編寫技巧課程。

    所以袁老師的課,蘇木暫時還沒有上過,只是知道有這么一位老師。而且他還知道,袁老師與純狐師叔一樣,都不是人,是精怪修煉而成。

    袁老師是一位貨真價實的程序猿。

    不過他化形的很好,除了胸口上的一撮猿毛外,看不出別的猿猴模樣。

    袁老師走到了材料庫的大門前,拿出了一只鍵盤。

    鍵盤上面有七彩流光傳動,布滿了神秘的符文,顯然是一件工具型法器,而且品級還不低。

    袁老師輕輕一拍,七彩鍵盤從他手中飄飛而起,懸停在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緊接著眾人就看到,從袁老師身上迸發出了一縷縷精純靈力,繚繞在十指上面,隨著他指間飛速敲擊鍵盤,變化成了一行行的符文代碼,源源不斷的,飄進了材料庫的大門之中。

    “蘇師弟,你覺得袁老師,能黑開這個材料庫里的符陣嗎?”

    林劍娥雖然學了一點兒劍陣方面的知識,但對符文以及符陣并不是很了解,忍不住用傳音術向蘇木詢問。

    蘇木也用傳音術回答:“袁老師是符陣系鄧主任的學生,在符陣上面的造詣很強,還參加過中外符陣大戰,是領軍人物之一,鄧主任的符文精靈,就是用他做原型,設計出來的。我想,應該沒有什么大問題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林劍娥多少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袁老師這邊一頓華麗操作,輸出的符文代碼不僅多,還非常的精妙。

    片刻過后,袁老師抽風編碼的雙手終于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純狐月急忙問道:“怎么樣老袁,搞定了嗎?”

    “妥了。”袁老師比了個搞定的手勢,點評說:“設計這個符陣安保系統的人,是個高手,防火墻做的很巧妙,布下了許多陷阱,要是換個人來,恐怕就要束手無策了。也就是我,才能這么快搞定它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是在夸別人?我怎么覺得你像是在自夸。”純狐月看了他一眼,搖搖頭道:“行了,趕緊把材料庫打開。”

    “好叻。”袁老師應了一聲,在鍵盤上面敲了幾下。

    只聽到一陣輕微的嗡鳴,擋在眾人前面這扇用特殊合金制作的大門,便徐徐打開。

    一股陰冷的空氣,立刻從里面涌了出來,激的眾人不約而同打了個寒顫。

    幾秒鐘后,材料庫的大門徹底打開,里面沒有光,黑漆漆的一片。

    “老袁,把里面的照明系統打開。”純狐月招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沒問題。”袁老師又在他的七彩鍵盤上面敲了幾下,材料庫里的照明系統立刻被啟用,光亮驅散了黑暗。

    然后眾人就看到,有一片身影或站立、或盤坐,正在材料庫里,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們。

    “有埋伏!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蘇木、林劍娥等人頓時大驚,就連純狐月也被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們紛紛祭出法器、飛劍,念起咒語,準備迎敵。

    唯有袁老師表現的很淡定。

    他早在黑進了材料庫的符陣系統后,便掌握到了里面的情況,笑著說:“別緊張,都是死的,沒有活物。”

    眾人仔細一看,果然,那片身影只是看著嚇人而已,全都僵著不動,如泥塑一般,顯然死去多時。

    這時候姜小白又有了發現,急忙抬手,指著一個方向:“有監控!”

    “不用擔心。”袁老師說,“我早就把里面的監控搞定,就算有人在守著看監控,看到的,也是之前的錄像在循環播放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他又補充道:“這幾棟樓里的監控,我也早在行動開始前,就全部搞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符陣好像也蠻帥的。”

    袁老師的表現,讓涂山冪冪又有了要學符陣知識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除了劍修之外,我還想要當一個鍵盤俠。嗯,鍵盤俠排在第二位。”

    蘇木瞪了她一眼,沒好氣的用傳音術說:“學符陣可以,但是當啥不好,你要當鍵盤俠?信不信我抽你?好好先把鼎食練好,別浪費了你的天賦!”

    涂山冪冪嘟起嘴巴,一臉的不開心。

    “走,進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純狐月招呼了一聲,率先走進材料庫。


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精选料一尾中特平
恒乐股资 理财平台前十 北京龙跃股票配资加盟 股票配资门户找象泰配资真诚服务GO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天牛宝股票配资可信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做 山东矿业股票行情 股票涨跌幅度公式 股票个股行情查询 丰城期货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