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料一尾中特平
天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罪恶无形 > 第六十三章 根源
    沈文栋这样提出质疑,本来还觉得沈文栋一直不开窍的罗威张了张嘴,一下子倒也没有说出来什么,这一次去重新勘验过现场,又把朱学名送回家,纪渊就跟他们沟通过,接下来重点关注的对象就是朱学名,罗威对朱学名的印象实在是不怎么好,?#26412;?#19978;也总觉得朱学名?#34892;?#20160;么地方不太对劲,但是对于朱学名?#38477;?#26159;不是他们要找的真凶这件事可也是还吃不准。

    现在沈文栋这么一提,他也?#34892;?#31572;不上来,只好把目光投向纪渊,在他的感觉里面,这件?#24405;?#28170;是最为笃定的,几个人里面一直头脑最清醒的也是纪渊。

    沈文栋也同时把视线转向了纪渊这边,虽?#20976;?#30340;话是对所有人说的,似乎没有任何的针对性,但是眼睛却是瞧着纪渊:“你们觉得朱学名是凶手,总得有点说得过去的依据吧?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样,朱学名双腿残疾,连路都走不了,他怎么把他爸给灌醉了,吊到卫生间的排水管上去啊?还有,他自己也有伤,按照你们的怀疑,他是凶手,自导自演,那他怎么自己打伤自己的后脑勺,然后还得在自己昏死过去之前,就把凶器给藏好,然后还把自己从门外面锁住?

    更重要的还有就是,他母亲死了几年了,他父亲是唯一还能够抚养他照顾他的亲人,如果他把自己的父亲也给弄死了,他以后还活不活了?没道理吧!找凶手也得考虑一个作案动机的问题吧?朱学名怎么想都没有道理对自己的亲生父?#20303;?#33258;己生活保障的提供者下这种毒手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案子从最初到现在,案发现场附近没有监控摄像头,只能靠询?#25163;?#22260;的居民,楼下的张阿姨一直没有听到什么异常响动,也没有记得看见过什么可疑的人出入,其他人也表示没有看到什么人?#21448;旒页?#20837;,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面对沈文栋的质疑,纪渊不紧不慢的开了口,?#36824;?#20182;眼睛没看沈文栋,而是对看起来同样有一点困惑的罗威说:“其二是咱们一直没有办法解释的,为什么凶手可以有条不紊的对朱信厚下手,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仓促的迹象,对朱信厚不留任何的活口,杀害他的同时还要保证对他有足够的精神折磨,偏偏没有直接一?#38477;?#20301;的杀死朱学名,还留了他一个得救的机会?

    你们有没有想过,朱学名能够给麻彭开门,和他交谈,能够知道每一次邓飞光到家里去找朱信厚的事情,为什么偏偏出事那天?#25237;?#23478;里谁来了一点不知情?还有朱学名被发?#36136;?#20505;是躺在地上的,脸朝下,伤在后脑,他说他遇袭的时候背对着门口,不知道是谁从后面袭击了自己,那么他遇袭之后应该要么趴在床上,要么仰面躺着,不可能在床和门之间的地面上面朝下俯卧。

    假设凶手另有其人,为什么他要把朱学名特意拖?#38477;?#38754;上去,又不另行处理?为什?#21019;?#38138;上面没有任何残留的血迹?这些解释得通么?”

    “这几点来说,的确假设朱学名是凶手,就都能够解释的通了,因为他自导自演,并且又没有和朱信厚同归于尽的打算,那?#21019;?#36153;周章,没道理不给自己留条命。”?#37027;?#25509;着纪渊的话说,“动机方面,我现在有一定的猜测。

    通过咱们事先的调查也不难发现,朱信厚并不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,他是具有两面性的,虽?#20976;?#23478;周围的邻居对他的评价大部分都比较正面积极,但是也不乏对他平日里表现评价并不高的,?#28909;?#35828;他过去工作过的工厂里的老人。

    所以我判?#29616;?#20449;厚有可能有着不被咱们所了解,也不?#20976;?#23478;周围邻居所了解的隐秘?#24187;媯热凰?#21487;以在邻居面前摆出和善勤快的模样,在单位里却游手好闲,那在家中,谁知道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做派呢?

    再结合邻居无意当中提到的,关于朱信厚的妻子过去经常身上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青青紫紫,楼上也时不时会有摔摔打打的响动,虽然张阿姨个?#35828;?#21028;断是说朱学名男孩子淘气,但?#31373;?#19968;想朱学名作为?#24187;?#23398;生的作息时间呢?”

    “所?#38405;?#30340;意思是,朱信厚有可能对他死去的妻子有动粗的情况?”罗威听明白了,他一拍大腿,“你还真别说,之前走访的时候,周围还有一个老邻居夸奖朱信厚死去的妻子,说她性格好,素质高,不像他们家周围很多女人,平时没事了凑在一起就?#19981;?#25265;怨自己老公如何如何,朱信厚老婆?#36824;?#20160;么时候,从来都不参与那些嚼舌头的话题,别人问她朱信厚在家里各方面表现怎么样,她也都是夸好,净说?#27809;埃?#20174;来不在外面给自己老公脸上抹黑。

    刚听的时候,我也没有太多想,就觉得可能要不然就是?#39029;?#19981;外扬,要不然就是人家夫妻感情好,确实就没觉得自己老公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现在想一想,确实还有一种可能性,那就是她根本不敢说朱信厚的坏话!”

    “对于刚刚才在刑事案件当中丧命的父亲,尤其还是一个在外界被人为是起早贪黑努力工作抚养?#34987;?#20799;子的好福气,朱学名可几乎就没表现出过什么?#32431;?#21644;怀念,就只有木然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自杀死亡已经几年的母亲,只要提起来,就会激起朱学名非常强烈的情绪波动,并且对他的母亲,朱学名始终怀有愧疚感,甚至可以说是负罪?#23567;!畢那?#32487;续举例对比,“这不就是非常鲜明的差距了么,证明朱学名并不是一个感情麻木的人,他的区别?#28304;?#26159;一种内?#37027;?#24863;的倾向使然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点,齐天华也很有感触:“是啊,对于朱学名的那种?#34892;?#26408;讷的态度,我也一?#26412;?#24471;挺不对劲儿的,一个正常人,相依为命的父亲突然出了这样的事情,?#36824;?#26159;失去了唯一的至亲,以后的生活也是没有了依靠,肯定会很?#32431;?#24456;慌张,但是他却表现出来了一种不太合乎常理的淡定。

    虽然说他给出的解释是,就算朱信厚活着,也并没有花什么时间去和他沟通感情,依旧是他自己一个人闷在家里,不知道多久才和父亲打个照面,但是?#34892;?#26102;候我们都能理解,只要心里面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可以指望和依靠,哪怕对方并不一直在自己身边,心里也踏实。反过来,哪怕这个人平时也不总在身边,一旦知道这个依靠?#27807;?#30340;失去了,也还是会慌张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们觉不觉得,这小子今天闹着要出院,那急不可耐的样子,就好像是迫不?#25353;?#24819;要回家去开启新生活了?”罗威越想越觉得可疑,“真是很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其实这些迹象我们都早就留意到了,只?#36824;?#22240;为朱学名是朱信厚的亲儿子,并且受了伤,房间门还从外面落了锁,以他是凶手来进行假设的话,那么朱学名所在的那个门外落锁的房间,就是一个标准的‘反密室’,这些都像是烟雾弹一样,让我们自动自发的给朱学名所有反常的表现寻找合理的解释,忽略了一些本来早就应该注意到的迹象。”齐天华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沈文栋默不作声的听了半天,这才若有所思地点了头:“你们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要证明这个问题成立,那就?#38376;?#28165;楚朱学名?#38477;?#26159;怎么完成这些计划的,重点是朱学名怎么在自伤前后,能够把自己的房间从门外落锁。”?#37027;?#35828;。

    纪渊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完了,看了看沈文栋:“你在医院守着朱学名这么多天,你对朱学名的身体情况是一个怎么样的印象?”

    沈文栋忽然被纪渊?#23454;劍?#36214;忙回过神来,想了想,说:“没有什么特别,平?#26412;?#26159;没有办法生活自理的摊在病床上,偶尔闹脾气的时候倒是有点吓人,发起火来嗓门儿也大,不讲道理,旁边有什么东西抓起来就摔就扔,之前的一个护工,?#20976;?#19968;把攥住了手腕,等好不容易说服他撒开了,手腕都青了一圈,直接就被气得撂挑子走了,说什么也不肯照顾朱学名。”

    纪渊微皱?#32426;罰?#32784;着性子听完了沈文栋的话,最后从他的描述里捕?#38477;?#20102;一些有价值的信息:“所以说朱学名的手劲儿很多喽?”

    沈文栋?#20976;实劍质?#19968;怔:“哦……这么理解也是没?#24418;?#39064;的。”

    “朱学名的?#34987;?#26159;癔症性?#34987;荊?#25105;们之前就已经求证过的,他车祸之后?#36136;?#25104;功,双腿的神经完全没?#24418;?#39064;,也就是说,他的?#34987;?#26159;由于心理障碍造成的,并不是客观上的肢体残疾,而心理障碍造成的问题,克服内心的障碍就可以得到解决,”纪渊一边说,一边下意识的朝?#37027;?#25195;了一眼,“和肢体客观存在的问题比起来,这种心里障碍的克服没有特别直观的?#20174;Γ?#26417;学名想让外人知道,外人就能知道,如果他一直不声不响,甚至是刻意加以掩饰,就很难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怀疑,朱学名对于死亡之后自己一个?#35828;?#29420;立生活那么有恃无恐,是因为他早就已经?#25351;?#20102;行动能力,只?#36824;?#19968;直伪装成还没有?#25351;?#30340;样子,?#31373;?#35201;策划对自己父亲的报复。”?#37027;?#35828;出她和纪渊不约而同的结论。

    罗威?#25512;?#22825;华一脸的如有所?#36857;?#27784;文栋看起来着实?#34892;?#21507;惊,似乎正在努力的消化这些完全出乎自己意料的推测结论。

    “其实朱家的事情,细细琢磨起来,很多地方都透着一些?#24187;?#26391;,?#34892;?#20113;遮雾罩的。”?#37027;?#32487;续说,“朱学名说他受伤之后因为一直都找不到逃逸的肇事者,所以他母亲才会觉得承受不了,选择了自杀。

    这个说法有一个主观的不合理,和一个客观的不成立。主观的不合理在于一个疼爱孩子的母亲,看到自己的孩子遭遇那样的一种情况必然会?#32431;?#19975;分,但是比起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,是不是找到逃逸?#20928;?#36825;并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,这件事不足以成为压垮朱学名母亲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换一个比较激烈的例子,按照一般的逻辑,假如朱学名的母亲真觉得找不到那个肇事?#20928;?#36825;是他们全家悲惨的根源,她真的因为精神打击而进去了一种抑郁的病态思维,那也应该是在自己死之前,也让自己?#32431;?#30340;儿子‘解?#36873;?#32780;不是扔下儿子和丈夫,一个人了断。

    至于客观上的不成立,那就更直观了,我和纪渊查?#35828;?#24180;朱学名家附近派出所、朱学名学校附近派出所,甚至是驾驭学校之间必经之路的辖区派出所,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的,当年派出所方面根本就没有接到过来自于朱学名一家关于汽?#24213;?#20154;肇事逃逸的报案,就更别说分局和市?#32456;?#36793;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根本就没有报案?”沈文栋一挑?#36857;?#37027;这就真的?#34892;?#21487;疑了呢!”

    ?#25353;?#36825;一点上来说,我们有理由怀疑朱学名的伤另有隐情。医院当初的接诊记录和病例是没有办法作假的,也就是说朱学名?#24576;底?#23548;致双腿受伤,这些都是如假包换的真实情况,但是?#38477;?#26159;什么导致了朱学名?#24576;底?#20260;,肯定不是他们对外说的那么飞来横祸。”

    ?#37027;?#24456;高兴沈文栋现在终于跟他们的思路在同一个节奏上了:“我想,那个真实缘由也就是导致了朱学名在?#36136;?#25104;功之后,还能够又因为心结没有办法?#25351;?#27491;常的行动能力,也是这个真实缘由日?#25214;?#22812;的折磨着朱学名母亲的内?#27169;?#26368;终让她精神崩溃,没有办法再继续生活下去,寻了短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这个缘由会是什么呢?”沈文栋问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根源就是朱信厚本人。”?#37027;?#30340;答案听起来有一些惊人,她一说出口就换来了沈文栋惊讶的目光,?#36824;?#36825;并没有阻挡她继续说下去,“朱学名提起母亲的时候,总是心存愧疚,说他对不起母亲,没有保护好母?#20303;?

    结合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,他所谓的没有保护好母亲,对象很有可能是他的父?#23383;?#20449;厚,朱学名因为没能保护母?#33258;独?#29238;亲的家暴,所以自责内疚,而朱学名的母亲很有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认为是自己害了孩子,所?#38405;?#24515;终日煎熬,最后终于承受不住,选择了一了百了,而她的死亡又加深了朱学名的内疚和负罪感,最终导致事态朝最后的这种局面发展下去了。”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精选料一尾中特平
贵州11选5中奖 800万彩票苹果 快乐十分倍投必赢技巧 广西11选5 计划 即时篮球比分 华阳彩票安卓 新快3游戏在线 安徽11选5走势图带连线 网上现金德州扑克 湖北30选5